穿越——2002年穿越小五台山

  2020年12月20日    168 次浏览

穿越——2002年穿越小五台山

       2002年五一节前在绿野上发贴子只打算邀请3至5名山友穿越四台或五台,不想报名的人数达到10余人,且有一半是MM,考虑到小五台山的强度、危险度和五一期间的天气情况,最后与阿森、双枪两队合并,行前确定为10名队员:野骆驼、眼镜腿儿、双枪、阿森、MC、LC、JC、WW、Lawyer和我,只有双枪是女性。我虽然4次登小五台山,但赤崖堡——北台还差100多米高差的路线没走通,所以这次借来GPS,以防迷路,同时还想全程开机,为以后山友留下详细的waypoint。考虑到五一山上还有积雪,要求大家带上冰镐或雪杖。
       原定5月1日出发,天气预报1、2日和5、6日有雨,所以队伍推迟到2日出发。13:26,乘坐4447次列车从北京南站出发,同行的还有羚羊的2人休闲队、国升的2人队和另外3名山友,共计17人,其中羚羊多次穿越小五台山,国升走过赤崖堡——北台——东台路线。16:09到达下花园站,包车到赤崖堡村,借宿农家。在村里小卖部遇上从山上下来的一支队伍,他们1日进山,登北台后当晚下雪,浓雾弥漫,丢弃了一个背包和睡袋等物,羚羊答应给他们取下来。
       3日晨6:30,除3名山友登东台和羚羊晚些动身外,其他13人出发进山先去登北台,刚出村就被消息灵通的管理处工作人员拦住收取进山费。沿河沟走一会儿就遇到了冰河,从左岸切到右岸,又从右岸切到左岸,再向上走了一段准备第三次过冰河时,羚羊从后面赶上叫住我们,说第二次过河后就该走山坡上升了,我认出海拔1540米的那里就是1999年春节我和笨笨、温上山的路线,但GPS数据显示那里离行前从网上找到的晨峰记录的取水上山的waypoint还有1.73公里,误差如此之大,难道前面还有路?上坡后就是高差700米的上升路线,队伍越拉越长,10点整我上到海拔2250米的山脊,11:40最后一名队员才上来,还有两名队员体力不支,中途下撤。根据大家的体力情况,与羚羊商量后,决定今天登上北台后,下到北台脚下2000年五一我与鳗鱼扎营的地方。12:20,11人沿山脊上升,中途遇到一男一女两名山友,他们1日进山,登北台后原路返回,告诉我们北台下面积雪很厚。羚羊找到了三夫队丢弃的背包、睡袋等物,还发现他们扔了一地垃圾,拍照下山准备回头贴到网上。继续上升,到达1999年春节我遇阻后撤的角峰后下到右边的山坡上横切,经过两处冰雪坡,我用背包带做了保护。经过几处角峰大石后,队伍翻过山脊在左边的山坡上上升,16点整,我登上北台,GPS显示海拔2830米。从北台顶向下看,有一支7、8人的队伍正从草坡上切上来,一问是山水行的队伍。17点多,我们11人向山谷下撤,坡度在45度以上,到处是断崖。18:30,我在海拔2480米一块大石后找到有坡度的可扎一顶帐篷的营地,再往下走了100米,发现一棵树周围可扎三顶帐篷。返回2480米时,我感到非常疲惫,与野骆驼宿在原地,其他9人在下面的营地宿营。
       4日晨,从营地旁边的石缝里接了6升水,7:10,撤营横切,到达能看到下面营地的一小块平台上等下面的队员上来,但等了半个小时感到很冷,我和野骆驼只好继续横切。一路都是在45度的草坡上横切,双脚极其受罪。下面的队员只上来4个人,等到Lawyer赶上来,才知道他和阿森、双枪、眼镜腿儿四人继续走北台——东台路线,国升和他的朋友因为腿抽筋和睡袋滚落山坡,与LC、JC、WW下撤到谷底从西金河口路线出山了。继续在海拔2600米的高度横切,竭力寻找晨峰游记中提到的那棵松树,临近东台时,我和Lawyer从几块大石翻上去后发现一棵小松树,但继续沿山脊向上走连续碰到角峰断崖,只好不停地上上下下,损失了100米的高度,走了半个小时的冤枉路,越过一大片碎石后,才在12:22登上东台顶,GPS显示海拔2880米。经过一上午的横切,右脚掌很疼,脱下袜子一看,幸好没有磨起水泡,晾干脚,换了两双袜子,下到东台北边的鞍部向东看,V形山谷海拔2400米处的营地没有一顶帐篷。13点,阿森和野骆驼上来,阿森决定坚持走完五台,Lawyer和野骆驼决定等到双枪和眼镜腿儿上来后从东河沟出山。补充了水和食品后,13:55,我和阿森沿东台西南山脊向三岔口出发。没有大部队的拖累,沿着一尺宽的刃脊行走挺快,17:40,到达连接东台、中台、西台的三岔口,GPS显示海拔2734米,这里是山脊上的一块平地,可扎三、四顶帐篷。我看到中台就在南边不远的山脊上,明显的小路比较平缓,和阿森商量决定抓紧时间赶到中台扎营。与北台——东台的横切路线比起来,三岔口——中台的路非常好走,阿森称之为“高速路”。太阳还没落山,18:22,我们登上中台,GPS显示海拔2797米。中台顶比较开阔,石头堆成的小庙遗址还剩1.5米高的墙,中间一间的空地开口向南,可扎两顶帐篷。我和阿森都背了帐篷上来,只扎了阿森的MOUNTAIN EQUIPMENT SNOW FIELD帐篷。由于我俩只带上来3升水,所以晚饭后化雪烧水直到22点。刚睡下就刮起南风,帐篷被刮得哗啦哗啦直响,阿森不放心,钻出帐篷将营绳再次用石头加固,进帐篷后说外帐搭得有些偏,担心了一夜。
       5日晨,6级风刮了一夜,早上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原计划今天上午轻装登南台,中午返回中台,下午登西台出山,考虑到中台——南台路线遥远,大风中在山脊上行走非常危险,决定放弃穿越五台的计划,改为穿越四台。大风中撤营,双手几乎冻僵。6:55,匆忙下撤,经过三岔口,沿山腰横切,走的虽然是“高速路”,但在迎风坡上,6、7级风经常使我们压镐停步,保持平衡。天开始下起雪粒,大风横吹,雪粒从山谷沿山坡向上飞,打在脸上生疼,小路上一会儿就盖了一层薄雪。大约9点,在西台下海拔大约2500多米处看到几顶帐篷,是北京焦化厂的队伍登完西台后遭到大风,只好就地扎营,三顶普通帐篷,居然没被大风吹翻。他们想继续登中台,我们说按现在的天气情况最好马上下撤,否则就要困在山里了。离开他们的营地,就是两个大风口,风力加大到9级,我俩被吹翻在地,我爬在小路上,用滑坠保护的姿势把冰镐压在身下,背朝来风,感到由背包传过来的强大风压,背包外的垃圾袋被吹破一个口子,一个空GAS罐从耳边嗖的一声远远飞走。就这样在狂风中坚持了十分钟,风力丝毫不减,我幸好在下中台路上在GORE-TEX手套里戴了抓绒手套,否则手指就要冻伤。在狂风中多暴露一分钟,就多一分被吹下山的危险,我不敢起身,匍匐移动,随时准备制动,慢慢爬离大风口,才敢直起身体,趁着风力减弱的间歇,快速前进几步。狂风卷起浮雪,大团的雪雾横扫山峦,山谷对面的山脊只能依稀辨认,四周白茫茫一片,我几乎以为自己置身于雪山之中。这时我俩只想快快离开这要命的风口,那里还敢想去登西台。阿森回头想问问位置,我朝他大喊快走,快离开这里。走到几十米外一块没有风的路边,我随手把冰镐插进路边松土,刚掏出GPS,还没来得及看,突然一阵风袭来,我只看到阿森身体向前一扑,接着眼前一花,双手抓在小路边沿,身体已挂在山坡上,惊出了一身冷汗。浮雪掩盖小路,等我们到达西台西侧鞍部时,风力渐小,虽然通过GPS知道西金河口村的方向和水平距离,但怎样走就不知道了。在鞍部向背风坡看,都是树林,下不去,努力回想看过的游记和山友的介绍,似乎应该先向西南方走,可是西南方的山谷是通往张家窑,而不是西金河口。刚才狂风中不上西台是正确的,但影响了对下山路线的判断,是上是下,我俩犹豫了半天,决定上到山脊看个清楚再说,上了几十米后发现有条横切向西南方的小路,沿小路不断前进,路边出现人为痕迹。天渐渐放晴,风势渐停,山谷里出现村庄、道路。10:40,到达海拔2200米一个山口,西北方豁然开朗,若干村子和干涸河道向远方延伸,回头再看山中,东台、中台、南台一字排开,山腰以上白雪皑皑,阿森连连后悔没带相机。山口下方是条碎石路,高差直下1000米,开始我以为是西金河口出山的路,等到12:55我下到山口村子一问才知道下错了山谷,这里是白石口村,离西金河口村直线距离还有近5公里。联系从东台下撤的4名山友,他们正在桃花等车。找车到西金河口村,居然要价50元,我俩一听扭头就走。走到西金河口村,正好遇到西台下宿营的焦化厂7名山友下山,于是一同坐车到常宁乡高速路边,乘蔚县到张家口的车到下花园,没赶上18:17的火车,只好坐22:04的火车,凌晨1点回到北京。

总结:
       1、我对用两天时间穿越五台的山友十分佩服,这次在山中与队员讨论,有人说他们负重只有15公斤,不知是真是假。这次我全程负重在21公斤左右,其他队员负重最多是25公斤,最少也有17、18公斤,以下是根据这次我的体力做的时间安排: 赤崖堡村——北台:6.5小时; 北台——东台(山腰横切路线):5小时; 东台——中台:4.5小时; 中台——西台:约3小时; 西台——西金河口村:约3.5小时; 中台——南台(轻装往返):约6小时。
       若能与我体力相仿的山友组织一支精干的小队伍穿越五台,第一天登北台,宿东台,第二天登中台、南台,宿三岔口或西台下,第三天上午从西金河口出山。
       2、这次穿越开始是想组织3、5人的小队,有事大家商量,没想要作领队,结果进山时成了一支10余人的队伍,自己冲在最前面找路,没有根据体力情况安排队员行进顺序。行前找到的对讲机使用充电电池,没有带上,队伍前后无法联络,行进速度缺乏控制。望队友们海涵。
       3、改用阿森的一句经典话语:小五台山绝对会死人的,死的千万别是我。虽然现在还没有听说北京山友在小五台山中死亡的,但年年都有受伤的事故发生,这座山绝对是一座不能轻视的山,4日晨,双枪他们刚拔营就遇到两股落石,其中最大一块有桌面那么大;5日上午西台附近的狂风,身历其境的焦化厂队、阿森和我的感受是恐惧和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
       4、原想第五次进小五台山就可以完成穿越五台,同时记录全程waypoint,从此心中不再挂念,可惜不能功德圆满,一次登山活动的成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以后找机会走完南台和西台吧。

补充。
作者 双枪老太婆
时间 2002/05/08 12:13
从北台顶峰下来后,次日,路客和野骆驼先行出发,我、阿森、眼镜腿、lawyer等四人随后出发由北台向东台横切,出发不久,我想方便一下,并借机请他们将我的防潮垫重新捆一下,就在大家刚停下,我打算找个僻静之处时,突然在离我们大约10米处发生了两股山石崩落:最大有半个帐篷大石块的两股石流在没有先兆的情况下轰然而下。。。
漫长而痛苦的横切累得我筋疲力尽,眼镜腿一直为等我落在了大家的后面,我也是着急追上你们,于是离开眼镜腿向一高峰独自向上攀去,当时我认为只要爬上顶峰然后沿山脊就可直达东台顶峰,当我终于登上顶峰后走了没多远,就发现此路不通,必须原路下降然后继续横切,我好不容易上升的海拔又得全部损失掉,我心疼我白走了那么多路,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当我们离东台顶峰不远时看到路客和阿森起程往西台(?)出发了。到了东台顶上,见野骆驼给我们煮好了咖啡,谢极了!
吃了点东西、留影,然后开始下撤,在东台主峰脚下遇到水壶等九人正登顶东台。
天没黑我们下撤到2200米营地,见到特种兵等三人的休闲队。
扎营毕,水壶也到达此营地,大家扎营于大风中休息一夜无话。
次日早,我们与水壶、特种兵等八人一同下山,途中天降雪,又下雨,还刮风。
大约一点多到达赤崖堡,特种兵三人自驾车回京,我等五人乘小面到达桃花,乘4 :00的长途车于晚7:00左右到达西直门,与特种兵等共八人腐败,然后做鸟兽散。

这就是新手和老家伙的区别
作者 木柴
时间 2002/05/12 09:43
据说那些山上的事情简单的要命,根本用不上老家伙们在旁边指手画脚的。
所以很多老家伙都不说话了......

呵呵
作者 野骆驼
时间 2002/05/12 11:26
你玩的开心是你的事,你也可以说你的感受,但是你没资格笑话别人。
你是我们在东台下碰到的人中的一员吧,别以为上个东台了不起,三月我连着两次走冰河上去了,不要以为上了个东台就可以笑话别人,这是小五台路线中最容易的路线,我第一次去,没有冰镐,冰抓也没用,就登顶了,而且时间比你们早的多(我见到了你们登顶的时间)。
但是这次,碰到了很多不利因素,我从北台到东台就坚持不下去了,看着路客和阿森前行,很是佩服。
多好的春天啊

错、
作者 小虾
时间 2002/05/14 13:19
错了,我没在那里边,我在旁边的山脊上走,看到你了吗?不知道,我好像近视耶!哈哈

各位大侠,路客.阿森.野骆驼等
作者 小虾
时间 2002/05/14 21:24
我觉的是这样的呀,重要的是在与过程,在中途的辛苦都是很好
的事,有了那些才会有体会。难道没有这些你登小五台会满足吗?我好象让很多爱你的朋友们K了,下次我要不要聚会时换个名字?哈哈,好了得罪了大哥,没幽默感,不生气啊,好不好

心态?语言?
作者 mudplayer
时间 2002/05/14 22:49
那么多人k你是因为从你说的话让人对你的心态不放心,怕你以后会出事。
说到底还是为你好。

生命安全之事要开玩笑也请拿你自己的开。。。
作者 烤饼
时间 2002/05/15 11:49
讨论困难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还真没见过上来就骂人笨的。。。。
〉〉〉〉〉我是真的为你哭了〈〈〈〈〈

 

穿越——2002年穿越小五台山

2002年9月20日—22日,小五台山中秋赏月

小五台山穿越详细内容:
再见小五台
风雪小五台
2000年活动
2007年穿越
地图路线
GPS数据

路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