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登四姑娘山二峰——路线报告

  2020年12月20日    129 次浏览

路线资料

2012年登四姑娘山二峰——路线报告

被山体遮挡的登山路线为虚线(下同。图片为2010年拍摄)

2012年登四姑娘山二峰——路线报告

2012年登四姑娘山二峰——路线报告

2012年登四姑娘山二峰——路线报告

       更多四姑娘山二峰的介绍,请参考2002年登三姑娘峰——旅游资料2010年登四姑娘山大峰二峰——日程路线

GPS数据

名称 纬度 经度 海拔(米)   说明
GVP    N30.999276    E102.850252    3515 锅庄坪
IUP N31.001264 E102.856632 3585 朝山坪
UBR N31.005306 E102.87275 3655 石板热
DJB N31.018116 E102.889377 3730 打尖包
BHV N31.021195 E102.890944 3720 海子沟保护站
BC2 N31.048917 E102.921028 4260 二峰低营地
PT N31.06625 E102.909583 4925 二峰平台
YK N31.068639 E102.911306 5020 二峰垭口
2F N31.069467 E102.908263 5205 二峰顶

机型:HOLUX GM-101,定位格式:hddd.dddddd°

情了二峰
路客

       国庆黄金周第一天,作为2012 KAILAS四姑娘山登山节的媒体报道人员,我到达成都。这是我第三次去四姑娘山。2002年6月我曾组队攀登三峰,连绵的降水和齐腰的积雪当时给我们带来很大麻烦,流雪更将下方一名队员打落了50米,最终攀至5100多米后下撤。2010年9月下旬陪LD登顶大峰之后准备连登二峰,但当晚降雪,我们没有请向导,二峰营地只有我们两人,不敢冒险攀登,只好下撤了。两次不算顺利的攀登,让我心中对四姑娘山的感受称得上是五味杂陈。

适应
       一如往年国庆黄金周四川必定下雨的惯例,到达成都时天气便阴沉沉的。2日,集合在一起的二十多名媒体人员和微博达人担心遭遇滑坡拥堵,没有走都江堰—映秀—卧龙—巴朗山这条路,而是绕行雅安—宝兴—夹金山这条更长却更稳当的路,到达了四姑娘山脚下的日隆镇。
       3日一早,走出入住的嘉绒酒店,下了一夜小雨的日隆镇空气清新。因为登山节和黄金周的缘故,日隆镇里到处是身穿冲锋衣裤的人。同车来的二十多人中有相当部分是以前没有上过高原的,所以组织方特意在我们攀登大峰、二峰之前安排了三天的适应活动——游览四姑娘山的海子沟、长坪沟和双桥沟。
       到游客中心检录后,我们在海子沟入口处上了马,翻上200多米高的山梁,来到平阔的锅庄坪,这里本是观看四姑娘山大峰、二峰、三峰和幺妹峰最好的地方,可惜四姐妹藏在低沉的阴云中不肯露面。一路向上穿过数不清的树林,马蹄踩出的马道上泥泞不堪,深深的泥浆在马腿踩下时发出咕咕的声音,泥浆四溅。路上徒步的一些游客鞋上没有装备雪套,只好在密林高处来回穿梭,以避开难行的马道。在海拔3700多米的海子沟保护站稍作休息,我们继续上马选择向斜下的岔道走向大海子。海拔3800米的大海子是海子沟也是四姑娘山区最大的高山堰塞湖,湖中主要生活高山裸鳞鱼,是赤麻鸭、小白鹭等候鸟的迁徙地。大海子水映阴沉的天光,灰色的湖面与山坡上渐黄的草木着实让大家提不起多少拍照的兴致。
       经过一天的骑马,4日大家早起时龇牙咧嘴地抱怨全身酸痛,今天安排去长坪沟徒步,好在动用的是和骑马时不同的肌肉群了。乘坐景区巴士到达海拔3440米的喇嘛寺,由此走上木栈道。天上不时洒下丝丝细雨,KAILAS三层压胶的冲锋衣优秀的防水透气性能此时充分体现,我贴身只穿排汗内衣,徒步时毫无闷热之感,而木栈道两侧高大墨绿的杉树纷披嫩绿的松萝,湿润的空气里饱含丰富的负氧离子,让人精神一振。如果不是需要时时小心登山鞋VIBRAM大底走在湿漉漉的木栈道表面打滑而摔跤,这趟徒步真是一场清洗肺部的好运动。拜访过匹练般高200米的虫虫脚瀑布,我继续沿木栈道往沟里走,经过幽深的唐柏古道、枯木指天的枯树滩,到达海拔3510米的下干海子,木栈道到此为止,再向前都是土路,或徒步或乘马。由于下午还有登山培训,我没有再向前走。
       这次登山节的准备工作非常到位,特别邀请了深圳登协山地救援队、广州蓝天救援队提供后勤、医疗等服务。所有参加登山节攀登大峰、二峰的山友都被要求在登山培训大会上现场进行身体检查。我虽说也登过几座雪山,可真没进行过这样专业的检查。在海拔3200米的日隆镇测量的心跳、血压明显都比平原高出不少。血氧测量是96,不知道是高还是低?医疗组工作人员讲解了高山反应的知识,记录了所有山友的脉搏、体温、血氧、血压等数据,等大家到达登山大本营后还会再做一次测量,以确保山友的健康和登山安全。细节准备往往决定登山的成败,Vaude中国签约运动员包一飞为大家详细讲解了个人登山装备和行进知识。
       当晚我们在小雨中观赏了热闹的雪山音乐节,激昂的摇滚歌曲中我却在心里盘算:按计划明天我们将游览双桥沟继续适应海拔,对素无明显高原反应的我来说意义不大,而根据天气预报经过连续多日阴雨之后四姑娘山地区将从明天引来一个短暂的好天气周期,于是我决定提前上山去登二峰。幸运的是,登山节组织方同意了我和虫子、KK三人提前上山的请求。

进山
       5日上午,收拾登山装备,大背包交给马夫用马驮到营地,我们三人只背了小包,10:40从检录中心出发上山。翻上锅庄坪,云雾依然很低,看不到四姐妹的山体。在树林里的烂泥路上跋涉,幸好在登山鞋外套了KAILAS雪套,泥浆才不会灌入鞋里。13:05到达海子沟保护站,在检录人员处报到后,简单吃了点东西,继续向上,经过上鸡棚子和大峰二峰分岔处两个检录处,绕着大峰巨大的山体转了半圈,16:35,当我们气喘吁吁、几步一歇地向西北方向翻上高一两百米的大草坡,眼前出现十几顶KAILAS帐篷排在一条平缓的山脊上,远处是一个KAILAS大球帐和三顶军绿色班用帐篷,山脊尽头陡坡下面是三四个开间的石头屋子,边上还有一个石头砌成的厕所,这就是本次登山节二峰大本营了。看了下GPS,海拔4260米,而我两年前扎营是在4435米,那是在陡坡上去还有片大的营地上,工作人员说今年降雪太多,所以设置的是低营地。
       我们三人检录后,寻找空地搭起三顶KAILAS雪山入门级双门双层帐篷,红色的外帐直接外挂在三根交叉的帐杆上,非常漂亮。石头屋子里传出饭菜的香味,不一会儿工作人员喊大家过去吃晚餐,焖米饭,猪肉炒白菜配上萝卜羊肉汤,真是香啊。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还能吃上炒菜,太腐败了。第二天需要早起,饭后大家陆续钻进帐篷休息,辛苦的医务人员冒着寒风挨个帐篷检查大家的身体状况。

拥堵
       我有个习惯,换地方睡觉的头一晚必定会失眠,况且凌晨就要出发,这一夜翻来覆去地只睡着了半个多小时。帐篷外气温并不很低,半夜还下了一阵小雪。6日凌晨3点起床,工作人员为大家准备了热乎的大米粥和咸菜。4:20,整理好装备,大本营身体状态还不错的40多名队员在近10名当地向导陪同下出发。每个人的头灯光排成一条长龙,映射在雪地上。
       KK身体不舒服今天不冲顶,我和虫子两人被编入第三组队伍出发。从大本营一出发就是那个通往4400米高营地的大陡坡,第一次参加商业队伍登山的我立刻就感觉到不爽——排成一队的几十个人的体力水平不一,爬坡时经常需要停下来等前方无数的队员调匀呼吸了才能继续爬升。对我来说,这样的前进节奏虽然慢,但至少不感觉太累。
       翻上高营地平台,路边雪地上出现一座石头屋子,这些石屋都是在去年的登山节举办之前当地组织方建成的后勤设施。向上攀登的路线基本是西北再转东北方向的缓慢爬升。前边的队员不时有人停下来脱衣服、喝水,我和虫子很快就换到了第二组队伍中。抬起头来,有时能在雾中看到朦朦胧胧的月亮。微风卷起近地面的雪粒,敲打在冲锋衣上沙沙作响。天色渐渐有些亮了,在雪地上关闭头灯也可以看清楚路线。7点左右我们到达平台下部,东边的云层缝隙里漏出一条日出的橙红光色。
       平台下面是两边渐窄的一处陡坡,从最高处的巨石间垂下一条路绳,我手脚并用攀绳而上,7:20眼前出现一片略平缓的平台,海拔4925米。继续向东北方向沿之字形路线爬升,坡度逐渐加大,小心翼翼踩着石头上的薄雪行进。我已经换到第二组队伍的前端,攀登休息时还有时间掏出相机拍拍被穿过云层的阳光照亮的长坪沟一侧的雪山。

登顶
       在一座凸起的小山尖下,就是垭口下部,继续拉着一段路绳向上,终于在8:25到达海拔5020米的垭口。
       站在垭口,云雾中隐约中能看到西北方向陡坡尽头就是尖尖的二峰顶。再向上就是整个二峰攀登路线上最危险的一段,三四十度的片石坡右侧就是直下海子沟底一千多米的悬崖,显然在这样覆雪的石坡上一旦滑落就将丧命,所以当地人在这段坡上间隔打入钢柱,以钢缆连接,直到峰顶。登山者需要穿着安全带,用两个扁带连接的铁锁扣在钢缆上向上攀爬,行进到钢柱处时以过保护点的技术通过。
       我和虫子两人抓紧时间,冲到第一组队伍尾段开始最后的冲顶。前面的队员依然体力不佳,整个队伍缓慢向上。将体重挂在钢柱上,回身向下看,由于峰顶空间有限,第二组冲顶队伍被向导拦住,还没有开始攀登。强劲的横风卷着雪粒向我们袭来,顶峰越来越清楚了。
       9:40,我终于到达二峰顶,GPS显示海拔5205米。峰顶是条十多米长的小脊,尽头有个被深雪覆盖的小玛尼堆,无法靠近。我们第一组登顶的十名队员合影留念。心中并无太多的激动,提前上山,充分准备,登上5200米的高度本在意料当中。可惜峰顶四周尽是云层,北边更高的三峰,南边已在脚下的大峰,都只能看到低处的山体,更别说美丽的幺妹峰了。
       一路下撤,直到锅庄坪,回首望向四姑娘山,四姐妹终于摘下面纱,露出了芳容。结束了,与大峰、二峰的情缘;三峰,何时方得再次亲近呢?

原文刊登于《户外探险》2012年11月刊

2012年登四姑娘山二峰详细内容:
精彩图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