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

  2020年12月20日    160 次浏览

       2000年2月7日至10日,为准备今年夏天登雪山,我们十一人到小五台山冬训。刚到赤崖堡村,我就肚疼,当晚腹泻不止,第二天一拨人去登东台顶,结果迷了路,转了两天就下来了;到北河沟瀑布训练攀冰、保护、结组的一拨没有找到冰瀑布,当晚回村。我知道去东台顶和北台顶的路,但我在村子里躺了一天,帮不上忙。第三天我才带训练的一拨人到冰瀑练习攀冰。海拔低处雪太软,没有练保护和结组技术,是我们这次活动最大的遗憾。

       五一期间,其他山友到白河攀岩腐败,我和鳗鱼到小五台山训练,为两个月后登雪山做准备。这次计划从北河沟进山,登北台顶、东台顶,从东河沟出山,最多四天就能出山,结果发生事故,鳗鱼受伤,第五天傍晚我们才回到赤崖堡村,弹尽粮绝,差点困在山里。
       5月1日晨6点,我俩从德外长途汽车站出发,票价24元,10:40到桃花镇,40元包一小面到赤崖堡村,本想偷偷上山,逃过进山费,结果还是给人追上,交了20元。此时我们离东河沟入口不远,便改变计划先登东台。1:10,到东河沟入口,海拔1315米,气温23度。经过海拔1480米的一线天,4:35到达海拔1755米的黄草地,晚6点,到达海拔1930米的瀑布,又向上略走一点,在树林中找一空地宿营。
       2日晨7:30出发上山,这是我第四次登小五台山,东台路线很熟悉,11点,到达海拔2380米吃午饭。11:30,沿东台顶东山脊冲顶,1:15,登上东台顶,GPS显示:E115.04286,N39.94143,气温14度。除我们上来的东山脊外,东台顶还有西南山脊可通向中台顶,由北山脊向北再转西北是东西向的北台顶,山脊上有许多角峰陡岩。下午,我们下撤向北去登北台顶,错误地选择了北山脊东侧路线,很快就进入积雪草甸,坡度30度。鳗鱼手里有SIMOND HUSKY大镐,我带了一只小镐插在包上,手里有根树枝做手杖,突然脚下一滑,我连忙转成脸向下的姿势,双手抓雪,但下滑势头已止不住了,身体能感觉到滑出积雪区,经过一片草甸,一些突起的土包冲撞身体,滑进另一片较厚的积雪区才因阻力停住,向上看离原来滑坠的地方有50米远。我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戴了手套,身体其他部位也没受伤。继续向下走,进入积雪的林区,横切雪坡时,又发生一次滑坠,这次手里有小冰镐,只滑下去一米便制动住了。当晚在树林中宿营,临睡前听到树林里有动物走动的声音,拉开帐篷,探头一看,20米外昏暗的林中有一对黄色的眼睛在发光,吓得我连忙拉上外帐。
       3日晨7点我们沿原路向上,想上到山脊找路。8:30,上到山脊,看见前天和我们一起进山走北河沟路线的两名北京山友正站在东台顶上,再次冲上东台顶向他们问路,才知道到北台顶要在北山脊的西侧不断横切到北台顶下。9:30,我们下了东台顶开始横切。11点,在海拔2745米处吃午饭。下午1点,在海拔2675米处我们遇上一个两米高的断崖,鳗鱼用攀冰的方法倒退下去,我没有把握,想把背包扔下去再攀岩下去,扔包时我忘记断崖下面是有坡度的,背包一着地就向下滚,鳗鱼扑上去抱住背包,但他吊在手腕上的大镐尖扎入他的左膝盖。我连忙爬下断崖,掀开他的冲锋裤检查伤口,一厘米长,不知多深,血流不止。我翻出药包,治伤的只有云南白药,撒在伤口上用手绢包好。鳗鱼说伤腿不能弯曲,基本上不能进行横切。看来只有向下走进入河谷,从西金河口出山。鳗鱼慢慢向下走,我将两人的背包往下运。4:30,到海拔2450米时,前方已是潮湿的河谷,必须在此宿营。
       4日晨6:40,由于河谷深处灌木丛生,十分难走,我们决定翻过北台顶,从北河沟出山,沿山脊线走。从宿营地直上就是北台顶,8:35,我登上北台顶,海拔2837米。北台顶正南方是中台顶,东南方是东台顶。我放下包下去接鳗鱼,10点,我们站在北台顶上。10:30,我们从北台顶下面的豁口处向东进入山谷,结果迷了路,找不到去年春节我从北河沟上来的那条路。鳗鱼不能快走,我在前面上上下下地找路,在灌木丛、草甸和树林中来回奔波,还是找不到正确的路。下午6点我翻上海拔2450米的一个小鞍部,北坡是松树林,林中有没膝的积雪,判断离北河沟路线至少还差一个山谷,北坡下不去,今晚只能在此宿营了。我打开手机,意外发现有信号,连忙给一起进山的北京山友打电话,联系不上,再给桃花镇汽车站杂货店打,没说几句就没电了。晚上,带来的烧饼吃光了,开始动用我带的作为后备的压缩干粮。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否则就要困在山里了。
       5日,昨晚判断南坡下面的河谷可能通到我们进山的东河沟,于是下到河谷,挤进灌木丛,钻来钻去,10点钟,我钻出灌木丛沿冰河到了一个分岔路,一条是去东台的路,一条是出山的路,去年五一来时曾停在这里吃午饭。等鳗鱼出来后,我们一起沿冰河出山。在山口我加快脚步,想到赤崖堡村找辆车上去接鳗鱼。下午6点,我赶到村子子,没想到鳗鱼搭了辆拉石头的车,前后脚到了。我们连忙打电话给汽车站杂货店,得知晚8点多有去北京的卧铺车,叫了车来村子里接我们到了汽车站。车到后,没有空铺位,只好安排鳗鱼半躺在发动机盖上。回到北京,已是6日凌晨3点。我简单收拾一下,洗了个澡,打了个盹,白天还得去值班。
       原以为对小五台山比较熟悉,不料在山里遭遇滑坠,同伴受伤,再加上迷路,若不是连续几个好天气,就困在山里,从此再不敢对任何一座山掉以轻心。登山、攀岩、攀冰这些活动,每个动作做出前都要在脑子里过一遍,想想可能发生的结果,这次我如果在扔包前预想一下,而改用绳子将背包送下去,就不会使鳗鱼受伤了。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2000年春节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2000年五一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东台顶东山脊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东台顶上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东台顶北山脊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北台顶西侧山谷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北台顶
穿越——2000年2月、5月小五台训练活动北台顶上

小五台山穿越详细内容:
再见小五台
风雪小五台
2002年穿越
2007年穿越
地图路线
GPS数据

路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